★ 实习日志:2010年3月17日

2010年3月17日

1.
在回了学校一个星期之后,今天终于回来开始上班了。

今天一大早,就是整理案卷。这个案卷是一个关于建设合同的纠纷,工程款是否应该付的问题。

在里面,有一个证据,引起了我的注意,就是监理日志。

监理是什么?我确实是不懂,所以上网查了一下,有关的解释如下:

监理,全名建设工程监理,建设工程监理下的定义是:具有相应资质的监理单位受工程项目建设单位的委托,依据国家有关工程建设的法律、法规,经建设主管部门批准的工程项目建设文件、建设工程委托监理合同及其他建设工程合同,对工程建设实施的专业化监督管理。

国家方面对这个也有规定:《工程建设监理规定》(http://www.fstaoci.com/news/200711/274885.htm)。

这个日志可以作为一个有效力的证据使用,不过需要几个方面的证明:授权监理的合约,监理单位的有效公章,本人签名,以及有效的签约时间。

在这个案件里面,因为签名经过鉴定之后,发现是伪造的,所以这个监理日志就失去了作为证据的资格。

2.
期间无意接到了一个电话,是想找律师咨询的,我第一次接到这样的电话,有点不知如何应对,听了一下对方的陈述,我就把这个电话转给了师兄(高中的校友)。害师兄想去打水都没有办法,十分抱歉。

3.
到了下午,我的指导律师带我去开庭,这是我第一次去开庭。有一点紧张,有一点期待。

这是一个二审的案件,是关于一处房产所有权的纠纷。不过,这个案子的情况有点特殊,因为标的物是“祠堂”。

关于祠堂的所有权问题,我发现建国以来基本没有在法律上的界定,只有两个关于产权登记的政策性文件里面有描述:一个是1951年原内务部所以颁发的《关于寺庙房产的处理的意见》,一个是1989年建设部颁发的《关于城镇房屋所有权登记中几个涉及政策性问题的原则意见》。

而我在搜索最高院的解释的时候,发现最高院没有关于祠堂归属问题的解释。

法律没有明文规定,有效的法律解释也没有解释,政策性文件也仅就产权登记这一块有所提及。

而关于,祠堂是什么,祠堂的所有权该如何确定,我国的法律还是一片空白。

这是关于这个案件的特殊情况。

4.
这里记录一下关于听庭审的体会。

律师之间打官司,是业务使然,一方律师与对方律师除了在案件上存在对抗关系外,平时是没有什么冲突的,所以气氛没有我想象中的剑拔弩张。

但是,因为双方律师在审判庭上是一个对抗的关系,所以在开庭的时候,我还是可以感受到其中的暗潮涌动。简单的来说,这就是文明的战争。

一个律师处理案件的思路很重要,但是其实支撑律师论点的是证据,因此,有很多关于证据的争议。

而辩论的基础,在于“不能自相矛盾”,具体的论点论据是不能离开自己提出的基本前提的。

最后,我有一个问题,就是我在台下听审,都会不自觉的走神,那么在台上辩论的律师,是如何做到让自己的精神集中的呢?

《★ 实习日志:2010年3月17日》有1个想法

  1. 很巧。从上海经南京回家的火车上,听到邻座一位大姐谈论监理公司。我迷惑的是,如果监理的对象是工程建设过程,那么监理公司的雇主是工程承包方还是出资方?
    关于走神,那是一个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的典型案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