★ 《混序》导读(二)

上一篇文章中,我提到有一个好目标的组织,未必就是一个好组织,原因是在于即使有一个好目标作为指导,但是只要「组织管理」的方式是基于命令与控制的话,组织就很难成为一个好组织。尤其是在当代,更是如此。

让我们寻找这种命令与控制的「组织管理」方式的来源。

记得古人有云:「君子性非异也,善假于物也。」这句话的意思是,人其实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,就是懂得利用外物而已。也就是说,人在利用外部条件上,比其他的动物更高明。而体现这个高明之处的地方,就是人懂得创造自己的工具,去克服外部的困难。

「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」从这句话可以看出,从古以来我们一直都很重视工具。因为,工具是我们赖以生存发展的基础。如果没有长矛弓箭,作为手的延伸,原始人类根本无法狩猎。我们的手没有利爪,脚没有猎豹的力量和速度。从一开始,工具和人类就相伴相生了。

当一个原始人,在制作一把石刀的时候,他是可以看见这个过程的,通过不停的敲击,他看到他的石刀逐渐变得锋利,直到他心满意足为止。这就是一种控制。控制外物,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
后来人不再仅狩猎为生,开始出现了农业、畜牧业。人类开始驯化了一些动物,将动物当成工具看。最著名的例子,就是狗。这个思维,一直伴随着社会的发展。

当进入到奴隶社会的时候,控制外物的思想已经发展到控制人类本身,把某些人当作工具看。之后,社会的发展,一直摆脱不了奴隶社会那种把人当作工具看的影子。即使进入了农业社会,农民在中国是作为地主阶级的附庸存在,而在欧洲则是作为贵族的附庸存在,我们历史上的很多著名的戏剧,但有所反应。最后到了资本主义,那些工人就是资本家的生产利润的工具。

我们人控制工具的方法,很简单,就是命令。只要一个命令下去,只要是用了正确的工具,就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。

而现代「组织管理」方式,也是基于这一种「将人当作工具」看的思维,所以很自然就会采取那种运用工具的方式来对待人,那就是命令与控制。

在中文里面有一个词,可以很形象的形容这种方式,「奴役」。

PS:这篇文章不长,但写起来很艰难。

★ 《混序》导读(一)

一直以来,我都对组织管理的话题抱有浓厚的兴趣。虽然我并没有打算成为所谓的领导、总裁、总经理那些掌握着权力与财富的人。我的兴趣来自于小时候所观察到的现象,以及内心中带有的疑问:为什么每个人都向着同一个目标前进,但却会经常失败?为什么有的人他就是不愿意为同一个目标奉献力量?为什么像这样以一个目标为中心的组织,经常达不到目标?

我的问题比较浅,还是《混序》里面问得好:

为什么任何地方的组织,无论是政治的、商业的还是社会的,都越来越难以管理自己的事务?
为什么任何地方的个人与他们所属的组织会日益产生冲突和疏离?
为什么社会和生物圈越来越乱?

在古代,荀子认为「人定胜天」–人类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,来对抗大自然的力量,从而保证自己的生存和发展。在21世纪的今天,人力创造的奇迹已经很多,我们可以建很高的塔,可以炸开山坡,可以填满海洋,我们还可以探索天空之外的领域,但却无法保证每个人都能吃上饱饭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子住,每个人都活得快乐。杜甫在唐朝已经感慨了:「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?」讽刺的是,经过了这么多年,仍然是饿殍遍野。

在我们人类的力量,能够达到一个很高的高度的时候,为什么这股力量却无法令每个人类都幸福?

好比有一个人总是说自己很厉害,能够举起几百斤的大石,打得过猛虎,斗得过恶狼,但是却无法面对一个简单的问题:「既然你这么厉害,你能不能令身边的人,每天都很开心?」

现在,《混序》里面的那三个问题,又是关于什么的呢?「力量运用的方式」。

从古到今,人类运用「人力」的方式,一直在变化。因为一个人的力量小,所以团结有相同目标的人,形成「社团」,「国家」等各种各样的组织;为了在「组织」里面,每个人都能贡献出相应的力量,人类又采取了不同的「组织管理」方式。

而其实,这种「组织管理」方式,一直以来都没有变过,就是基于命令与控制。

人是一种充满控制欲的动物。出于对死亡的恐惧,对未知的恐惧,人总是希望能够了解更多,通过了解一个事物的过去,从而掌握一个事物的运作方式,来预测一个事物的未来或运用某种事物来达到自己的目的,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,知道自己该如何做,该如何去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机会。其实,就是想控制身边的因素,从而控制结果的发生,达到自己的目标。

出于这种控制欲,人类积极的探索了很多大自然的现象,考察了很多社会风土人情,创造了很多社会制度。在想控制大自然的同时,还想控制人类自身。

而控制一个人最简单的方式,就是「命令」,就是「强迫」,用不同形式的暴力威胁人,让别人不得不照着命令去做。

这是发自一个人的「自愿」,却以无数人「不情愿」为代价。结果自然是满足一个人,却让大部分人都不好过。

所以,很多时候,我们会发觉「事与愿违」。有一个好目标的组织,却未必是一个好组织。其结果,就像《混序》里面,所提到的那三个问题一样。

只是,当我们知道了问题,我们还想知道答案,答案会在哪里呢?下篇揭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