★ 异质化的人,以及异质化的人生——《当我在谈跑步时,我谈些什么》阅后感

村上这本书,谈论的不仅仅是跑步,更多的讨论到他基本的价值观。

我是一个怎样的人?

村上完完全全赞同自己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独立个体。“我”之所以存在,是因为“我”就在这儿——这句话更像是悖论,但是个体的意义,完全不可抹杀。

而正因为“我”的存在,所以“我”有选择的权利,包括兴趣爱好、行为方式、思想习惯。这些权利,不被他人的言论、行为习惯、思想而抹杀。

他人,是无法压倒一个“我”的存在。

具体一点,村上就谈论到他自己,从小都是一个“喜欢在喜欢的时间做喜欢的事情”,这一点从出生到现在,从来没有变改,而他自己也不觉得他自己这个性格特性,有什么不好。

他也说自己是一个“不喜欢输赢”的人,大抵上与别人的竞争,都无法去尽全力,输了没感到可惜,赢了也不可喜。

但是,他是一个忠实于自己内心标尺的人,“如果这件事无法令自己满意,那就会一定不停的努力去做”。

他觉得自己这两点,是与别人最不相同的地方,因此觉得自己是一个相当“异质”的人。

在这本书里面,我藉由村上散淡的语言,了解到他的一些经历——一些刚上完大学,独立创业的经历,到后来成为小说家的经历。

从中,我可以看出,他每次都很忠实于自己的选择,用俗语说就是”一条道走到黑“。在书中说,在他决定去做小说家,而变卖掉他那经营得好好的酒吧的时候,身边很多的人都表示无法理解。“为什么要放弃这么好的生活,而去受苦呢?“那些人内心的逻辑是这样的。

而为何说,有异质化的人存在呢?就是在面对这种拷问的时候,自己给自己所作出的答案。

村上给自己的答案就是,他喜欢写小说。写小说带给他的快乐,远远比经营酒吧带给他的快乐多得多。

应该很多人,都不会这样选择吧。放弃优厚的物质生活,反而跑去受苦(在他们看来)。

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?

物质带来的快乐,以及精神带来的快乐,哪个会更快乐?当然是没有答案的。

但是问题在于,如何知道自己更享受哪种快乐呢?

谁,做到了每次做出的选择,都是在好好地耐心地倾听了自己内心的声音之后?

异质化的人,异质化的人生,也许是因为选择了不同的东西,不同的方向来去表达对自己的尊重。

在旁人来看也许是无法理解,所以称之为”异质“。

而在这些”异质“的带领下,所以走出了与大多数人选择所不同的人生,称之为“异质化的人生“异质化的人生”。

★ 孤独的活着——《孤独六讲》阅后感

引子

去了香港旅游,自认收获很多,然而收获最大的就是这本书,台湾美学大师蒋勋所写的《孤独六讲》。

当我第一眼看到这本书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就有一种感觉,好像在跟我说:就是这本书了,赶紧把它买下来。

果然,读了第一页就一发不可收拾,我用了在姨妈家的时间,以及坐火车去广州的时间阅读了五分之四,剩下的在昨夜读完。真是畅快淋漓。

孤独是一种宿命

孤独,无处不在。

也许是上帝惩罚人类的一种方式。当我们拥有智慧的时候,孤独就不可避免。

每个人都感受过孤独感,然而每个人面对孤独感的感受都不一样。大部分人都是逃避,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才会去面对。

当人们面对孤独的时候,会感到不自在,会害怕这样的感受再次到来。也许这是因为人类天生就是一种群居动物,这种天性到了21世纪科技文明高度发达的时代,也无法从我们身上消失——当一个群居性的动物独处的时候,是彷徨失措的,更甚至于会心哀致死,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习惯于群居的动物们上面看到。

我们会在什么时候感受到孤独?

我觉得,正是我们处于群体的时候,才能感到深刻的孤独;正是我们和亲密的人相处的时候,才能感到深刻的孤独。

不知道大家有没试过,当你和你的朋友们说话,但是你的朋友们并不能理解你所表达的意思,所以当你慷慨激昂的时候换来的却是一片沉静的时候,你是不是会感到一种深刻的孤独感?“即使是身边亲密的人,也是无法完全了解我的。”

我想大家都应该知道泰戈尔网络上广为流传的这首诗《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》:

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

不是  生与死

而是  我就站在你面前 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

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

不是  我就站在你面前 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

而是  明明知道彼此相爱  却不能在一起

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

不是  明明知道彼此相爱  却不能在一起

而是  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想念

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

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

不是  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想念

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

而是  用自已冷漠的心  对爱你的人

掘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

这是一首多么孤独的诗。面对着最想爱,最想诉说的人,却无法说出任何的话语,即使是一点点关心都无法表达,这种深入到骨髓的孤独,令人感到无比的哀伤,但也有难言的滋味,叫人一再回味,否则这首诗绝不能流传千古。

想得而不能得,想说而不能说,想被人关心而没有,默默独自承受,也许这就是一种孤独感?

寂寞非孤独

《孤独六讲》里面,对寂寞以及孤独这两种不同的感受,做出了明确的解析以及对比。

孤独不等于寂寞,寂寞不等于孤独。

寂寞与孤独的表现形式虽然都一样——一种离群的感觉,然而无论从心理感受,还是从人对离群的反应来看,都截然不同。

寂寞,等于向外寻求回应而不能,就觉得这个世界再没能回应。

孤独,等于不向外寻求回应而反观自身,向内寻求回应而圆满。

我们可以在很多画作上都会感受到,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,都有着对孤独的诠释,我只挑我比较熟悉的中国水墨画来说,在中国水墨画中的人物画里面,很少是有很多人出现在同一张画布上,反而一些风景画有很多人都在同一张画布上,比如《清明上河图》。

古人们画弥勒佛、画陶潜、画天仙、画得道之士,都会让他们孤独然后并显露出一种怡然自得的表情。

如果是一个寂寞的人,他怎么可能觉得快乐?他总是觉得没人理解自己,没人看到自己,没人关心自己,自己因没有关注似乎不曾存在,因而内心悲凉。他们悲凉的原因是因为,他忘了当这个世界没有别的人的时候,至少还有一个自己存在。

人因孤独而圆满

如果人人都肯面对自己的孤独感,而不是选择逃避,也许这个世界很多问题就不会发生,至少很多人的心理问题就不会出现。

也许就是因为我们习惯在群体里面的生活(东方人尤甚),我们习惯了身边有人的存在,即使他与你根本上是绝缘的,但是只要有一个人在,都会令自己的感觉好受些;因此,我们还未能习惯面对自己。

孤独,其实是一种境界,是一个能让我们好好面对自己的机会。

我们内心真实的想法,我们在思考中所进行的活动,我们对某件事或是某种时刻的感受,我们是否仔细的琢磨过原因呢?

我们对很多事情,都有不同的感受,有的很深刻很强烈,但是如果要让我们说出原因的时候,我们大概都很难说出来,而需要去思考、探究了之后才能说得出来。

其实我们都缺乏对自己的了解,我们以为知道自己的好恶就算是了解自己了,但是仅仅是知道自己的好恶是不够的,我们还要知道我们的好恶的来源。

为什么我会这么想?为什么我会这样?

当我们能解答这两个问题的时候,我们才能称得上了解自我,而只有在了解自我之后,才能知道自我当中存在什么问题,自我才有可能得到发展。

尾声

其实,蒋勋这本书所写的,要比我所感受的更加深刻。

无论是情欲、语言、革命、思维、伦理还是暴力上的孤独,都是一种孤独,但是这么多的孤独存在着,也因而造成了社会上的大大小小的问题。

儒家虽然说到慎独,然而却没有教会人面对自我的方法。

记得之前去逝了的台湾圣严法师说过的,“面对它、接受它、处理它、放下它”。

我们应当谨记。

-----------

多谢网友alex的提醒,我已经将《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》的作者修订,并把更正的部分标为红色字体。

另外要对大家说的是,因为yibie我现在需要迎战司法考,所以将没有空闲来更新博客,所以以后只能保持每周一篇,或者二周一篇的更新频率,如果长期不更新,请见谅。

也因为无法保证更新的关系,“每周博客听听”系列将暂停更新,司法考之后将恢复更新,谢谢大家的体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