★ 2013 年・自言自语

打开我最挚爱的文本编辑器——Emacs(应该是 ErgoEmacs),才发现我多久没有在上面记录自己的文字了?不论是 Emacs 还是“学无止境”,都已经荒废已久。当年通过博客与 GTD 而认识的好友,也少有联系了。

记得去年,我并没有记录自己的总结。大约是觉得没有什么可回顾的吧,或者是觉得回顾的时机不适当吧,总之我在一个心跳加速的状态,拼命追求速度,而不打算浪费一丁半点的时间去看看自己做了什么,说了什么,读了什么,听了什么。

不久之前,打开自己的 Google Drive(以前的 Google Docs),发现里面静静地躺着从前发起“Chandler 中文化”项目的文档,才发现自己做过了一些真正有意义的事情。想起当年自己阅读完《梦断代码》,出于对 Chandler 的敬意,去汉化了一个可以视为“死亡”的软件,物质收益肯定是没有的,精神收益有一些,顶多是认识一些朋友,以及给对该软件感兴趣的人留下一些印象。

但,看着这几份文档,我觉得我当时一定是快乐的——我的英语水平一般,因此花费的时间比别人多,常常熬夜,但也不觉得辛苦。当 Chandler 汉化完毕那一刻,百般滋味上心头。欣喜?欣慰?安慰?不知道,大概是觉得自己做了这件事,精神方面得到了升华吧。

2009 年,出于对 Palm 的喜爱,以及自己练习英语的目的,加入了当时还叫“小众拇指设备讨论”的爱范儿,如今也已经 3 年有余——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常常有因为疲惫而打退堂鼓的时刻,也有困惑,伤心和愤怒。总归而言,“鸣不平”是最容易看到的心态,或许明年应该放宽一些,许多人人和事,回过头来并没有必要计较,短期的纠纷无论如何不会严重到影响一个人一生的地步,而一般如此重大抉择的时刻,一生人也就一两次而已。

你种下什么种子,就会收获什么大树。今年参加 21 新媒体(这是 21 世纪旗下的机构)的一场活动,遇到了《梦断代码》的译者韩磊,想不到他的脾气非常平易近人。当我报上自己是 Chandler 的中文化项目主持人的时候,他马上知晓了。以前无论是汉化 Chandler 的时候,我的态度都是不讲究回报,只希望把这件事完成了,就足够了。最根本的原因是,我总觉得这种付出必讲究回报的态度,只会招来不必要的烦恼。但若有一定的回报,就是意外之喜,像与韩磊的相遇就是如此。

不过,若真的事事不讲究回报,那也会陷入危险的境地。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讲究回报的人,尤其是陌生人,你自己的逻辑出发点与他们不合,那么沟通就存在困难。理想主义者想的和现实主义者想的,完全不同。现实主义者相信没有凭白无故的付出,如果你付出了却不要求回报,那么所图甚大,他们很难信任一个“只求付出”的人。取得这种人的信任,只能进行利益交换,因为只有利益才是永恒的,可以信任的砝码。

我不算是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,纯粹的理想主义者都在牢里,或已死去,或遭受厄难。今年 26 岁的黑客天才逝去,理想主义者的墓碑又多了一座。然而,世界上总要有一些相反的声音才能推动进步。但这有个前提,那就是人们的心要更加开放,才能谈及更多。这个问题,看上去欧美国家做得不错,他们习惯了反对,但也明了反对是追求更好的进步,并非为了反对而反对。但在国内,单纯为了反对而反对的人太多了,在微博上你争我吵,都是戏子而已。不懂判断,这是大家的问题。

是否写下这些文字之后,就显得我更懂得判断?并非如此,我依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初生的婴儿,以上只是一些思考的片段,记录下来警醒自己。

2012 年总结,有的人两个月之前已经做好,十分详细。相比之下,以上的文字看上去并不是合格的回顾,并未记录自己做了什么,也没说自己读了什么和听了什么——不过,个人的回顾大抵如此,记录一种心绪就足够了。

2013 年 2 月 9 日上午 10 时